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1 11:32:4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自由派还有机会阻止最高法院长期右倾,一是设法阻止特朗普提名极端保守的人选,二是选举拜登上台,三是等待时间把保守派大法官磨得没有棱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·麦康奈尔已宣布,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将获得表决。就在本周短短两天内,参议院确认了特朗普任命的6名联邦法官进入加州和伊利诺伊州的法院,证明可以在必要时加快确认过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3年,金斯伯格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,旁边是时任总统克林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罗切斯特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一位留学生说:“疫情已经让美国变得够不安全了,特朗普更是让留学生的处境越发糟糕。”这位留学生计划8月份回国,远程完成学业,她称这一决定“完全正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拜登明年出任总统,他就有其他机会提名大法官补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如此,情况显然瞬息万变,学校可能还会改变计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如果吸取布什父子的教训,就不会再提名哈佛法学院毕业生进入最高院了吗?不见得,他在9月9日公布的20人候选名单上,赫然包括三名“反华”的联邦参议员,其中表示对担任大法官感兴趣的泰德·克鲁兹、汤姆·科顿都是哈佛法学院博士,只有不感兴趣的乔什·霍利毕业于耶鲁法学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让保守派放心的是,卡瓦诺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来,由于签证限制以及对于政治和种族紧张造成的环境令人失望的担心,中国学生对美国大学的兴趣已经减弱。据咨询公司启德教育集团称,2019年英国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的头号海外留学目的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包括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在内的另外24%的大学说,它们将把面对面授课和网课结合起来,以最大限度地保持社交距离,并为不想重返校园的学生提供便利。